走出舒适区

2019-05-05 10:31 | 来源:办公室 | 发布人:金梦雅


某日在读书时看到这么一句话不要沉溺在舒适感当中,去寻找艰难的路,在一次次破解难题中磨练自己,最终迎难而上,成就美好人生。掩卷而思,念及自己的成长经历,不禁思绪纷飞。

我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初,1993年参加公安工作,在交警大队一干就是20年。从民警、副中队长、中队长、车管所长一直做到教导员,后转岗为政治处主任,2014年任正科级领导。2018年,又经历了两件大事:儿子读大学和老父亲仙逝。按理说在一个小县城,40岁出头担任正科领导,也算是有为有位了,家庭幸福美满,自己和妻子工作顺利,儿子又已经走进象牙塔,一切都是那么舒心顺意。

但是当援疆的通知下来,当市局领导找到我、让我带队进疆的时候,我略加思索,就答应了。因为,我明白,往大了说,援疆工作是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治疆方略和关于新疆维稳工作系列重要指示精神、维护新疆长治久安的重大决策部署和战略性措施,意义深远、责任重大、使命光荣;往小了说,自己虽然年过四旬,但从警初心不变,为民情怀不改,能为边疆的稳定和发展作出自己的绵薄贡献,也是极好的。

新疆位于我国西北,是一个神奇而古老的地方,这里冰川雪岭与戈壁瀚海共生,沙漠与绿洲相邻、火洲与冰山相依,雪山与湖泊相映,这里有神奇的雅丹地貌、震撼的胡杨林、恢弘的故国遗址、珍贵的佛教洞窟、美味的瓜果美食,独特的习俗风情。

但飞越万里从东海之滨到天山南麓,从气候温润的绿江南到常年干燥的大西北,气候是最直接最现实的困难。刚来的时候,我尝试了几次在操场上跑步锻炼,干燥浑浊的空气吸进去第二天必定胸痛,到今年逐渐好些,但咽喉肿痛、皮肤干裂还是常事。除了气候,最主要的问题还是饮食。西北餐饮多花椒和麻油,虽说有汉厨,但是每餐浮在各色菜肴上腥黄色的重油,使我的肠胃经常闹脾气。还有巨大的温差和两个多小时的时差,对于我来说,都是考验。于是,很多关心我的朋友得知我的情况后,纷纷打电话问我,放着舒舒服服的好日子不过,跑到大西北折腾自己,到底为什么?

除了生活,工作上的挑战一点也不小。我们是全国大规模援疆的第一批,之前没有先例,40名战友来自全市各县市区局,还有市局机关,有民警也有辅警,年龄层次也从1978年到1997年,头尾相差20岁。而我自己,却光荣地成为浙江公安援疆警队200人里年纪最大的一位。丽水大队里各位战友年龄悬殊、爱好不同、性格各异,管理这样一支队伍,困难自然不小,但是作为领队,我需要将整个警队的力量凝聚在一起,让他们在各自不同的岗位发挥出最大的能量。也正是第一批,很多体制机制上的东西还没有完善,在做好和后方市局与各县市区局沟通的同时,我还要做好和援疆指挥部的沟通衔接,更要做好和受援地公安机关的各项对接。因为我一贯坚持的原则是不做则已,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省援疆指挥部党委书记、指挥长、阿克苏地委副书记王通林莅临我们大队调研时曾说,援疆警察是全体援疆干部人才中工作压力最大、工作条件最差、工作环境最艰苦的一支队伍。但你们为了边疆稳定和繁荣,不远万里、舍家弃子来到新疆,克服语言、风俗、饮食、气候、文化上的种种困难,忠诚履职,敢于担当,与当地民警戮力同心,共同战斗,展示了浙江警察的光辉形象。

总有人说我,四十多岁的年龄,却有一颗二三十岁的心。我想,没有人愿意过一眼就望到头的生活,愿意折腾,不过就是想趁着年轻,趁着未来还有很多种可能,去看看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更美好的事,让自己看看更多的人世风景,经历更多的尘世俗缘,我们不能让自己在年轻的日子里,把日子过成发条,只剩下滴答滴答。

我也常想,自己本可以安安逸逸在局里呆着,但正是心中激荡的豪情,让自己不沉溺在舒适区,转而来到新疆,面对困难,迎难而上,在一次次破解难题中磨练自己,这就是我的选择,这就是我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