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践行“浙西南革命精神”征文】初心与梦想 传承与弘扬

2019-06-06 13:30 | 来源:办公室 | 发布人:金梦雅


步入这个神圣而庄严的殿堂的时候,我有些许的恍惚,头顶着的国徽,身着的藏青色“礼服”时刻都在提醒着我,此时此刻是我入警宣誓的时刻,曾经怀揣的梦想就在眼前,我的视线竟有些许的模糊。今天,我终于也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隐约间一幅多年前的场景呈现在我的脑海,久久萦绕,难以忘怀。

记忆中那座本来有些模糊的城市,渐渐清晰的在我眼前铺开。或许,在我眼前铺开的也不是那座城市,而是那张鲜活的面孔,那让人感觉“冷冰冰”的人儿。

那一年,我怀揣着梦想和憧憬,来到这座城市求学,每天,我都要经过这座城市的那个路口。路口的中央设有一个交警台,交警台有三十公分高,面积约一平方米。每天上下班高峰期,这里总是伫立着一位高高瘦瘦的人,他头戴白色大檐帽,与帽子下方那张黝黑黝黑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像极了电视里的黑面包青天,他表情严肃、公正又显得很是威武。他挺拔的站姿,身着一身藏青色的“礼服”,再束着个白腰带,好似一座屹立的活雕像。夏天,烈日肆虐下,他任凭汗水浸透衣衫,我看到他脸颊和衣裳被汗水浸透后,身姿却越发的挺拔耸立,手势也更加有力的指挥着南北东西。冬天,天寒地冻中他品味着那不期而至的冷雨,呼吸着无孔不入的寒风,却矫健地穿梭于滚滚车流,在鳞次栉比的高楼间,引导着人来车往。在那件事发生之前,我以为他总是这样“冷冰冰”的,一副万年不化的冰山脸,好像真的没有一丁点儿的“人情味”。

印象中那是一年里最冷的一天,寒风呼呼的刮着,街上的行人穿着厚厚的大衣,围着厚厚的围巾依然缩着脖子,倒着一步步往后挪动。我的脸被冻的有些发紫,全身上下只感到透骨的奇寒,这样的天气人们坐在屋里吹着空调尚且还嫌冷呢,更不要说要在大马路上待个一时半会的了。还是如往常那般,我路过每天都要经过的路口,心里却想着,这样的大冷天,那个人八成是不会在这种时候站岗的吧。我转过头去,向路口中央那个高三十公分,约一平方米的小小交警台望去,“呵,果然没在呢!”看来也是忍受不了透骨的寒冷而缩在温暖的房间里了吧。 “人民警察么?好像也不过如此吧。”我这么想着,心底里没来由的很是失望,我轻轻的甩了甩脑袋,然后就埋着头继续往家的方向赶去。只是,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个想法在我心底涌上来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是错的,这个错误的想法竟改变了我的一生。

“咦?前面好像有很多人围着,发生什么事了?”刚过了路口,我就看到前方路上围了许多人,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我没有多管就继续往家的方向赶去,无意间,我余光瞄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此时他正跪坐在冰冷潮湿的路面,脸上也再没有那种“冰冷”的表情,反倒是一脸的急切和担忧,他头上的大檐帽也被他随手放在地上,身上藏青色的外套也不知去了何处,好似这两样曾经并肩作战的“兄弟”现在都早已无关紧要。脱掉外套的他显得异常单薄,但他却好像从不畏惧严寒一般。此时,在他的眼里,他的前方才是他的全世界。

我目光一转,看到在他跪坐着的前方地面躺着一位约莫六七十岁的年迈老人,只见老人脸色煞白、双目紧闭,已然晕厥过去,同时口腔里不断溢出白色分泌物。我看着围观群众七嘴八舌,却都不敢轻易触碰老人,只有那个跪坐着的身影,似乎从不知道畏惧为何物。他把老人的头转向一侧,一边用双手清理老人口腔内不断溢出的分泌物,用专业的手法打开老人的呼吸道,一边为老人做心肺复苏术,在他的努力下,老人渐渐恢复了意识。很快,120救护车疾驶而来,及时将老人送到医院进一步救治。而那个单薄的身影随手拿起地上被老人分泌物侵染的藏青色外套,默默地消失在人群中。

那一刻在我的心中已成为永恒:那庄严肃穆的警徽,那威武神气的警服,那站在马路边指挥交通的飒爽英姿,那危难时刻挺身而出的英雄气概……无不让我向往,我多么希望能够成为一名像他一样的人民警察。如今,我终于如愿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我相信,只要一直坚定心中最初的那个从警信念,就能无愧于头顶庄严的警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