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践行“浙西南革命精神”征文】坚 守 希 望——记大山守卫者“耿山大爷”

2019-06-19 14:21 | 来源:办公室 | 发布人:金梦雅


天,灰蒙蒙的,远处隐约一丝鱼白。

冬,静悄悄的,地面仿佛一层霜花。

疾驰在盘山公路上,轮胎碾压霜冻的路面,一路颠簸,一路泥浆……

“师傅,这年头偷家禽被村民抓,在我们辖区是不是头一遭?”

“是的,是耿山大爷打来的,说是人赃并获。”                      说完,他把车窗摇了下来,寒风一下子扑了进来,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老叶,是我到基层派出所的第一个师傅,刚来那会儿,他就说过:你可想好了,跟着我只有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琐碎哦!想建功立业是有点难哦!

   这不接到老家报警称抓到小偷了,老叶表情凝重,我知道他在想什么,村里留守老人居多,能抓到贼了,村民没人受伤吧?我也纳闷。

老家距离镇所得翻过一座山头,至少要花半小时车程。

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田间小路,梯田环绕是老家留给我最美的感受,追蝴蝶,网知了,斗蛐蛐,打雪仗,四季轮转,岁月静好。

越过山坳驶向村口,天稍微放亮了。整个村子安静的像是被遗忘了,只有遥远的狗吠声,提醒着我们离目的地不远了。

夹杂着电筒的光,听到几声兴奋而激动的呼喊“警察来了,警察来了。”

车没停稳,耿山大爷和村民就贴了过来。一把抓住刚下车得老叶,满脸着急和愤怒:“天还没亮,我听到家禽叫的比往常早还急,这不起来一看,就发现两个人在偷鸡啊鸭的!我就偷偷喊人,操上家伙就把他们给围了!”

“没人受伤吧?”老叶习惯性的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关心有没有人伤着。“小孙,做下现场笔录,多询问几个老乡,把事情经过详细记录一下。”

刚说完老叶就被耿山大叔拉向停在偏僻角落的一辆半盖着黑麻布的皮卡车,车后斗上部分外露的笼子里还装着刚刚被盗的家禽,车门被几个村民举着木棍堵着。一扇车门玻璃被打碎,散落一地,透过车窗两个人影微低着头。

老叶先是围着车子转悠了一圈,顺势一跃爬上车斗,翻开黑抹布看了一会儿。“小孙,笔录做好了就过来拍下现场照片。”

一边嘱咐我,一边又老叶已经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事后从老叶口中得知,这俩家伙平常是收购野味的,经过我老家时,见没什么人住,家禽满山跑,好像无人看管的样子,就起了偷盗的念头。还没来得及抓上几只就被耿山大爷他们给围了,本来想跑,没想到耿山大爷一棍把车玻璃给敲了,一看这阵势,俩家伙便瞬间缴械投降了。

耿山大爷,何许人也?他可是村里的老革命了,简直就是一部活历史。从我记事起,就感觉他是一个奇怪的人,他年轻时参过军,后来回到村里,安家落户!他习惯独来独往,也老了也是如此,儿女大了,就没见过回村,据说都在国外。

儿时,见耿山大爷就是个“怪人”每天都会准时,坐在我家“天井”,喝上一杯茶。等我们看完动画片,他就一个人雷打不动的守着新闻联播。

惹得村妇时常取笑他,“哎哟哟,这不是关心国家大事的耿领导,跟俺们说说最近有啥大事啊!”妇人们互相使眼色笑作一团。

大爷倒是一本正经,“发大洪水呢,死不少人了。”

“要是咱们这山头发大洪水,你怎么得也该先救人,你可是人民子弟兵啊!”

“哈哈哈……”伴随无聊的讪笑,耿山大叔只留给她们一个拉长的背影。

不久,隔壁远村都陆续开通了村道,唯独我们村没有,要不要修路一时间成了村里讨论的话题。耿山大爷坚持要修路,说是交通改变生活,妇人们都笑话耿山大爷自不量力,但是耿山大爷没有放弃,他说,就算磨破嘴皮子,砸锅卖铁,我也要把这山路打通!

说到做到,倔强的大爷,为这事托战友,找关系,翻山越岭,舟车劳顿来回一整天,不知道跑破了多少双鞋,看了多少脸色,吃了多少闭门羹……

终于,得偿所愿。县政府的大力支持,村干部带头动手,老百姓自发参与,长达两年的修路历程,拉开序幕。

有了路,种香菇的人们,不用天没亮就起床摘香菇打点好翻山越岭背到乡里卖,直接有人开着拖拉机来收香菇。赚的钱,还培养出了村里的第一名大学生——咱大姐,学费不够时,耿山大爷头一个主动上门送钱!

他坚信,只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

要致富,先修路!现如今,村里家家都有大学生,户户都有新收入。村民们也越来越尊重耿山大爷,每次回村都不忘先来探望他,和他聊聊家常……

回所前,我又一次问他为何不去国外跟儿女享福,一个人住山里,又孤独,还敢抓贼,不怕危险吗?

耿山大爷只是轻描淡写说:我生是大山人,死是大山魂!我的根就在这革命老区里!祖辈们护国家安危,我也要扬革命传统,看看山,护护林,替你们看家护院咯!老家平安了,你们才能毫无顾忌的在外面打拼呀!记得常回家看看哦,小子!

告别耿山大叔,天已大亮……

我们返程,心想今天抓的两个毛贼,居然还偷有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够他们坐几年的,我们也可以“建功立业”了!结果老叶告诉我,走的时候耿山大爷找到他说,把蛇放了吧。那两家伙也是鬼迷心窍,一是歹念,估计是不晓得现在国家保护动物,都花大力气保护的,偷盗这类动物不判个几年出不来的。但是他们家里人怎么办?念在初犯,又没盗窃成功,能不能从轻发落。

哎,可爱又可敬的人儿……法不容情,小惩大戒,犯了错就是应当接受惩罚的!

义愤填膺抓贼的是他,悲天悯人同情的还是他!

迎着耀眼的阳光,我仿佛又看见——在希望的田野上,一群孩童在奔跑……

身后有你,有我,有耿山大叔坚毅的目光!

前路有花,有果,有文明富强和奋斗的希望!

(注:本文改编自基层派出所真实案例,天下警民是一家,革命精神勇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