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践行“浙西南革命精神”征文】我们生命的底色

2019-06-27 10:04 | 来源:办公室 | 发布人:金梦雅


浙西南是个不需要过多语言装饰的地方,苍茫本色就是她的华美。从好川文化到昆曲十番,从牡丹亭到月光山,每一缕时光、每一寸土地都写满历史的浩荡。历史进程中有很多可能,实现与消失,都与人的精神息息相关,但在灿若群星的怀念中,我最崇仰的是革命战士

唐朝末年,社会千疮百孔、民不聊生,卢约响应黄巢遂昌聚众起义,聚集革命群众几千人,率部攻克处州,建立政权,坐镇一方,自领刺史,声势浩大。天祐二年(905),又攻占温州,所到之处,打土豪、分田地,多所建树,为民称颂。虽然最后因寡不敌众被杀害,但他解救百姓于水火的大无畏牺牲精神,为浙西南男儿立下了价值的标尺。

张贵谟,遂昌北隅人,宋乾道五年(1169)进士。任知江山县时,适值大旱歉收,百姓饥饿,他主动为百姓减免田赋十分之八,却被郡守斥为擅权。光宗即位,极言民力已穷,应减除一切苛捐杂税,又得罪朝廷权贵。绍熙五年(1195),任司农寺丞,又时浙江大旱,百姓骚动不安,他从州库发放50余万赈济灾民,为平息旱情作出非凡的努力。解甲归田时被朝廷封遂昌开国男张贵谟从官一生,时时刻刻为百姓谋福,用生命昭示了什么是人间正道,不愧为浙西南名垂青史的好官。

19347月,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面临失利,中央红军准备战略转移。25岁的洪家云奉命率两个连约150人,护送伤病员到崇安县坑口进行安置。后来,洪家云进入龙泉县活动,目睹农民群众的悲惨生活,决定袭取遂昌县王村口救济群众。12月,洪家云下定决心,率部攻打王村口。镇上的区长、巡官不战而逃。红军进入王村口后,主动找群众谈心,消除群众的顾虑;张贴书写墙头标语,宣传红军和共产党的政策;坚决没收土豪劣绅的粮食、家畜、浮财,分发给贫苦农民。1935826,时任中共王村口区委书记洪家云在宏济桥上召开群众大会,宣布成立了直属浙西南特区领导的王村口苏维埃政府。从此,浙西南革命精神之火点燃了,感召着一代又一代共产党人为党的事业不惧风吹雨打、穿越惊涛骇浪、甘洒热血为人民,成为指引我们不断前进的强大思想武器。

英雄已逝,精神永存,追根溯源,无论是卢约揭竿而起的大无畏精神、张贵谟不畏强权的人民至上观念,还是洪家云顽强斗争的满腔热血,都是革命战士的典范,这种精神将穿过厚重的历史,永远牵引着一代又一代浙西南子孙。

要我说,浙西南革命精神并不在于理念的结晶,而在于个体或集体在历史中呈现的行动轨迹。

犹记得冬夜里在桥边执行任务,刺骨的寒风吹来,尽管身穿冬大衣、头戴警帽,但还是难以抵御凛冽的寒风;

犹记得为年事已高的李婆婆更换二代身份证,跋山涉水,上门服务;

犹记得失主李先生喜笑颜开地领回失物时,大家心里面比他还高兴;

犹记得远赴湖北,侦破“2.13”销售假药案,被省公安厅记集体二等功;

犹记得奔波数月,侦破“9.26”特大传播淫秽物品谋利案获得省委书记批示肯定;

犹记得“9.28”苏村山体滑坡,遂昌公安全警甘冒危险,第一时间深入灾区开展大救援,一个月的连续奋战,架起了苏村灾民与外界的生命桥。

这些大大小小的事情,无不体现了革命精神在当代的续写。作为践行者和见证者,我感到格外荣耀。粟裕将军夫人楚青的诗写得好:

当年鏖战此山中,

热血染得乌溪红。

鱼水相依深情在,

浩气长存月光峰。

这大概就是对革命精神最好的评语,写透了浙西南的底色,也写进了遂昌公安——我们生命的底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