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责任,叫做不轻言放弃

2019-08-01 09:53 | 来源:办公室 | 发布人:金梦雅


谷雨刚过,一股湿热的气流便笼罩了整个浙西南大地久久不肯褪去。昏暗的骄阳透过天边的云雾炙烤着云和县城,闷热空气中弥漫着泥土花草的气息。夜深了,城南派出所值班室楼下的夜宵摊依旧嘈杂喧哗,仿佛在宣泄着对异常天气的不满。白天的几场急雨,没有带来丝丝清凉,却使穿城而过的浮云溪河水变得咆哮。游人如织的浮云溪畔游步道慢慢寂静下来,而此时,一个轻生的念头正在发酵的泥土中悄悄萌芽。

4月23日凌晨1时12分,忙碌到半夜的城南派出所值班民警徐彩彩和同事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值班室,准备享受片刻的宁静。突然,“铃铃铃”耳边又响起了急促而又熟悉的电话铃声:“城南所,报警人称其母亲把东西放在浮云溪花海附近游步道路边,发微信给她让她过去取,现在找不到母亲,电话也联系不上,担心其出事,请立即前往处置”。放下接警电话,徐彩彩与同事立马携带装备发动警车向报警现场疾驰而去。快赶到现场时,徐彩彩拨通了报警人雷小红(化名)的电话以便确定其更加准确的位置,电话那头的雷小红已泣不成声。到达现场后,报警人雷小红向我们播放了她母亲杨兰英(化名)刚刚事发前发给她的微信语音“小红啊,我把我身上的东西都放在浮云溪边的一个台阶上了,里面有我的手机钱包,还有一张银行卡,银行卡里有这个月刚发来的工资,你去取出来花。我觉得没什么意思了,我也不想活了”。这时的雷小红泪眼婆娑、表情绝望,望着浮云溪奔腾着的溪水,徐彩彩和同事们心头一紧,眉头紧锁。杨兰英跳河的情景仿佛浮现在了在场每个人的脑海中。

经过现场了解,民警得知报警人雷小红的母亲杨兰英当时是因为刚刚与丈夫发生过激烈的争吵,后离家出走的。之前杨兰英夫妇也发生过多次争吵,但离家出走还是第一次。而且此时雷小红手里捧着母亲留在溪边台阶上的物品,听着母亲在微信里的留言,泪眼中充满了悲伤与无助。徐彩彩当即立断,指挥雷小红的同伴继续沿溪边进行寻找,同时将雷小红一起带回派出所进行查看监控。现场监控显示,杨兰英将自己所携带的物品放在游步道的一个台阶上之后,便径自往边上的草坪走去了,而且是明珠酒店方向,民警立即通知雷小红的同伴向该方向进行搜寻。但接下去的视频监控却无法追踪到杨兰英的行走轨迹。尽管如此,大家还是稍稍松了一口气:最起码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杨兰英还没有跳河。民警决定留一人继续查看监控,其他同事继续到现场以及周边区域进行搜寻。借着路灯以及警用手电筒的光亮,民警们期待能在哪个不经意的黑暗角落发现杨兰英,但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一个小时过去了,民警还是没有找到杨兰英的任何踪影。值班一整天了,同事们一个个疲惫不堪,但搜寻的步伐依然坚定,没有丝毫怨言。

与此同时,雷小红与同伴也没有任何收获。雷小红在电话中抽泣:“谢谢你们警察了,要不就算了,你们值班辛苦先休息吧,我们自己再找找”。看着同事们一双双熬红的眼睛,徐彩彩好想答应下来。但抬头看到接警大厅墙面上那庄严的警徽,回想起报警人焦急伤心的面容,徐彩彩一口回绝了:“我们今天一定要帮你寻找你的母亲,请你也不要轻言放弃”。通过进一步对周边监控视频的分析研判,民警们还是无法在监控中捕捉到杨兰英的轨迹,现场寻找的同事也没有实质性突破,搜寻工作一度进入了僵局。

同事们愁容满面,一言不发。突然,徐彩彩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念头:杨兰英既然没有出现在我们分析预设的视频监控中,那会不会自己慢慢想开点了现在正在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了呢?何况杨兰英一开始把物品放下时也并没有跳河轻生的举动。于是徐彩彩引导大家一起到杨兰英家附近的区域进行寻找,果然,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好消息,杨兰英在小徐村被找到了,而杨兰英的家就在小徐村边上的南山小区。

队员蓝宋伟兴奋地说:“徐哥,幸亏你想到了往她家的方向附近去找,要不然还真不知道找到什么时候。”此时的徐彩彩微微一笑:“这没什么,主要还是因为我们没有放弃,因为我们人民警察有一种责任,叫做不轻言放弃。”

夜越来越深,潮湿、顽固的热气全然没有褪意,楼下喧闹的夜宵摊似乎仍乐此不疲。值班室里,民警徐彩彩与同事们整理着刚刚的处警装备,而接警电话也依然静静的躺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