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诗圣

2019-11-13 11:17 | 来源:办公室 | 发布人:金梦雅


拜谒草堂及其主人——杜甫先生,是在立冬前夕的一个午后。恰逢季秋孟冬更迭之际,一夜冷雨,除了使坐落于蓉城浣花溪畔,总面积约300亩之草堂的空气特别清新外,还把草堂大廨四厢的青石板淋得湿漉漉。至今还完整保留着清代嘉庆重建时格局的草堂,曲径幽深,静谧安然。草堂,古朴典雅、园林秀丽,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块圣地。

2019年10月30日下午3时许,我从草堂北门进入堂内,并依次观看了草堂大廨、诗史堂、茅屋、工部祠、“少陵草堂”碑亭和浣花祠等景点。生于712年的杜甫,一生创作诗歌无数,至今约有上千首诗歌遗存于世,且大多集于《杜工部集》之中,可谓是“著作等身”。

有着“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之成都的杜甫草堂,是唐代伟大现实主义诗人杜甫流寓蓉城时的故居。站在饱经风霜的梅园一览亭旁,放眼望去,即便是清秋时节,荷塘依然清波涌动,荡漾着丛丛绿树的倒影。草堂内有蔽日遮天的楠林、傲霜迎春的梅苑、清香四溢的兰园、茂密如云的翠竹苍松。廨堂之间,回廊环绕,鸟语花香,别有情趣。

自宋以来,世人皆尊先生为诗圣,称其诗为诗史,故建设诗史堂。诗史堂两侧分别开设一间陈列室,与回廊和大廨相连。堂前一片梅林,两株硕大的罗汉松,枝繁叶茂,烘托出高堂素壁的雅洁。堂中安放着古铜色的杜甫全身塑像。堂后有小桥连接柴门,过柴门即是工部祠。

因先生曾作为节度参谋检校工部员工郎,称杜工部,故建造杜工祠。祠堂一屋三楹,封山亮柱,高台石阶,花窗格门,肃穆庄重。祠内有明清两代石刻杜甫像,其中明万历三十年(1602年)石刻杜甫半身像是草堂遗存最早的石刻像。因宋代诗人大都推崇先生,并以杜诗为宗,故清代将黄庭坚、陆游配祀于杜甫像两侧,号称为“三贤堂”。堂中悬挂“荒江结屋公千古,异代升堂宋两贤”楹联。壁间还嵌有清乾隆、嘉庆年间石刻“少陵草堂图”,刻工精细。后据此图重建草堂。

祠前东穿花径,西凭水槛;祠后点缀亭、台、池、榭,别有一派风光。哪怕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建筑,也白墙灰瓦,檐角飞耸。整座祠宇即有诗情,又富画意,是人文景致和自然风光相结合的著名园林。

草堂之照壁、正门、大廨、诗史堂、柴门、工部祠均排列在中轴线上,两边配以对称的回廊与附属建筑,其间有流水萦回,小桥勾连,竹树掩映,显得既庄严肃穆而又秀丽清朗。位于工部祠东侧是“少陵草堂”碑亭,象征着杜甫的茅屋,令人遐想,此乃草堂的标志性景点。

草堂正门匾额的“草堂”二字为清代康熙帝第十七子果亲王爱新觉罗·允礼所书写。先生在此住过较长时间,在诗中自称“杜陵野老”。

漫步其间,耳闻目睹,对这位故去上千年的中国唐代著名现实主义诗人有了大致的了解,先生的音容笑貌行迹也由朦胧而清晰起来。

杜甫于759年为了躲避战乱,而弃官入川,但他仍然心系苍生,胸怀国事。先生除了是一个现实主义诗人外,还有狂放不羁的一面,从其名作《饮中八仙歌》不难看出其豪气干云,尤其他推崇的儒家仁政思想之核心要义,是襟怀“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宏伟抱负。

也许是傍晚,草堂内悄然无声,我静静地移步、默默地游览。耳畔传来先生的吟唱:“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居此期间,先生生活安定,诗歌创作颇丰,留下诗作上千首,其中《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堪称千古绝唱。值得一提的是草堂博物馆内,保存着宋、元、明、清历代杜诗精刻本、影印本、手抄本以及近代的各种铅印本,还有15种文字的外译本和朝鲜、日本出版的汉刻本120多种,是有关杜甫平生创作馆藏最丰富、保存最完好的地方。杜甫草堂因诗名扬天下,成都借诗圣而后世流芳。

站在堂前我凝视廊柱对联许久。上下联:异代不同时,问如此江山,龙蜷虎卧几诗客;先生亦流寓,有长留天地,月白风清一草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