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的板栗极致的味

2019-11-26 11:24 | 来源:办公室 | 发布人:金梦雅


我离开江南派出所,已经一年多了。虽然,我爱江南,爱农村,更爱江南的老百姓,但是,服从组织安排,不敢去找“无法割舍”的托辞。打理好心情悄然离开,来到新的岗位。然而,江南的老百姓,有什么烦心事,或者开心事,总还是喜欢找我说说,硬是把“人走茶凉”的观念颠覆了。

这不?深秋的一日,我连续收到几条兰妮发来的微信。好像,她与我没有发过微信,已有四五年。由于她在微信里透露出喜悦,我把喜悦独自欣赏,未免太自私,所以晒出来。

兰妮上了两幅微信图片,画面是葱绿的、青春期的板栗树,说:“竹竹!我前几个月去田里拍的,这田租给养小蜜蜂了,一千元一亩,今年已经第三年租了,谢谢您们。要是顺路,您们可以去採板栗吃,本应该我採了拿给您们吃,但你太客气不敢送了。”

我回复:“兰妮,谢谢想起,妳也不容易,祝万事如意!”

兰妮:“我永远会记住您们!我经常在网上看见您到老百姓家,老百姓都喜欢您。祝愿您为老百姓做更多事!我们会永远记住您的!”

“我是从百姓中来的,忘不了初心。”我答。

读罢微信,我翻了翻陈旧的工作日记,那模糊的记忆又清晰了起来。

她,本是江南农村一妇女,勤劳有个性。2010年,她与丈夫协议离婚,儿子随兰妮在县城生活。分田时儿子还小,土地问题没有重视,田地也没有分割,还在一个户头里,给后来的恩怨埋下了伏笔。

光阴荏苒,儿子逐渐长大,农村变的吃香,土地也值钱了。这个时候,两人嚷着分户分田了。分来分去,却把农田变成“战场”,爱恨情仇纷纷上场撕杀。种了毁毁毁了种种下再毁,谁都别想种,两人一见面就发生冲突,几个轮回,回回报警,闹得当地乡政府、村两委都很头疼。派出所频频出警,警察对田地纠纷没有强制权,又是协调又是劝,扬汤止沸沸益甚,过不了几天又闹再报警。兰妮因此上访,她跑派出所也有三、五十趟,一闹闹到2014年。

2014年4月11日早上7时许,兰妮又报案了,说其前夫将她种的板栗苗拔掉。她来派出所反映情况时,偶然看到我与法官、村干部联手调解其它纠纷的场景,她旁观了我们的调解后,偷偷地竖起了大拇指。

第二天,所长跟我说,兰妮给他发短信了,点名要求我去解决她与前夫的“冤死结”。当时我不是联系兰妮所在村的片警,既然所长说了,我就越厨代庖,走进这难题。先是深入生产队、行政村、乡政府,走村串户,寻找知情人士,掌握第一手资料,也领略到矛盾的棘手。紧接着主动联系人民法院、乡司法所、村两委,择日来一个“诉调衔接”,共商破解难题。

2014年5月29日上午,在民警召集下,法官、乡司法干部、村干部、当事人把这个村的调解室坐得满满当当。桌面上,我们学起了“枫桥经验”,有理讲理,理讲不通,法律解决,法不能至,动之以情,情理不通,摊明后果。直到中午调解才有转机,忽然,教导员来电话,说市局的马书记到派出所要接见我。这次调解我是主角,在这节骨眼我脱不开身,调解推到重来必定难上加难。我悄悄地藏起那份遗憾,继续调解,鏖战到下午两点多,双方达成和解协议。从2010年至2014年,头尾历时5年,无数次冲突、无数次报警,无数次调解,终于画上圆满句号。错过接见的那点小插曲,兰妮哪里知道呢。

从此,男方女方安居乐业,安心管理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成功的调解,当然是得益于学习 “枫桥经验”,从中得到了“破解密码”。

又过了五年,兰妮看到昔日的“战场”成为今天的“聚宝盆”,当年栽下的板栗树已长大挂果,怎能不开心!秋深了,板栗成熟,她把我当成了贴心人,发出微信邀我去采摘板栗。

读着微信,仿佛嗅到了板栗的香,香里带甜,还裹挟着那极致的“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