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法制报》:教导员没能见上外婆最后一面

2020-02-24 14:53 | 来源:办公室 | 发布人:金梦雅


从所长处得知教导员外婆去世的消息,是2月14日的午后。

“小毛,疫情期间死亡证明需要去户籍地开具吗?”“要的,但是也可以代办。”电话是教导员吴林官打来的,他如同往常,从容且淡定。此时,工作群里又发来了他带队巡逻的工作照。我很惊讶:此时的他,不是应该在家人身边吗?

后来才得知,当家人传来他外婆病危的消息时,在战“疫”一线的教导员正忙得脱不开身。他快速交代好工作、办好请假手续,准备见外婆最后一面时,不幸的消息传来,外婆走了。

“工作太忙了,一直没空回去探望,没想到匆匆一别,竟是永诀。”教导员回忆起外婆,他终于不再从容,“接到通知全员回所抗击疫情的时间,是大年初一,那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外婆的日子。我离家前,外婆还交待我要注意安全,早点回家。”

这两天,春寒和暴雨猛烈袭城,而他却选择逆风而行。我想,是因为辖区里还有几位孤寡老人,他们腿脚不好。教导员担心外出的老人们会不会还没到家。

他是党员,也是干部;他是勇往直前的战士,也两个孩子的父亲、亲人的牵挂。这次疫情来势汹汹,教导员带着所里的其他同事,从大年初一就奔赴岗位,一心扑在疫情防控上,连续工作了23天。

几天前,我还刷到了一位警嫂的朋友圈。“孩子的爸爸回来拿衣服,说不要见面,把衣服放门口,这俩娃搬来凳子通过猫眼看爸爸。”看到这里,一股难以言说的酸楚涌上心头。这位警嫂,正是教导员吴林官的妻子。

无数奋战一线的民警辅警背后,还有警嫂、家人们的默默坚持和鼓励。“我的军功章,有你们的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