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法制报》:“欢迎回家!疫情过后,我们浙江再见”

2020-04-01 11:29 | 来源:办公室 | 发布人:金梦雅


如果没有这场疫情,或许我已在无锡马拉松跑出新的PB(Personal Best,个人最好成绩)。而现在,我要回到浦东机场T1航站楼执勤了。

3月4日起,我随工作组赴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负责归国返浙旅客的接待、分流等工作。

过道里冷冷清清,我们压低脚步声和谈话声,快步走出酒店。钻进中巴车,在指定地点套上防护服,替换执勤结束的同志,已是凌晨1时。

执勤没一会儿,8个班次的航班几乎在同一时刻抵达。我们忙得昏天黑地,呼出的热气凝在护目镜上,一片模糊。我负责接引、管理,向旅客们讲解当前的防疫政策和措施。而负责登记的同事尤为辛苦,视线被呼出的热气和护目镜上的水汽干扰,只能“半瞎”一样,努力瞪着登记本,记录人员信息。

即便如此不适,我们也不敢用手触摸自己身上的任何一样防护装备,只能咬牙坚持——因为不确定我们接待的哪位旅客就携带了新冠病毒。看着每天发布的新增境外输入病例数,说不怕是骗人的,我告诉自己:总要有人顶在前面,我是党员,也是民警,冲锋在前责无旁贷。

好不容易将所有旅客分流完毕,我们三个人坐在长条椅上,一点不想动,手套里灌满汗水,估计皮肤已经泡得发白。不知何时,我们三个人都累得睡了过去。

即便是这样“不讲究”的休息,也只能在没有航班时才会有。找个角落,铺上硬纸板,就地一躺,缓口气,也补一下体力。一个班次是8小时,但其实有12小时不能进食饮水,还要提前排空身体,缺水和饥饿感让人时刻都处在焦灼中。但一整套防护设备要好几百元,使用一次就报废,大家都不舍得更换,毕竟熬一熬也就过去了。

迷瞪了片刻,身体逐渐恢复过来,在旁的一位旅客看我有所动静,低声询问分流事宜。据他说,他约等了十多分钟,看我们没醒就没打扰。我表达了歉意。他说:“理解你们,你们辛苦了。”

听了这话,我心中百感交集。连日来,我遇到过急躁的旅客,也遇到过固执无礼的旅客。并非所有付出都能获得认可,但只要听到他们的一句“辛苦了”,或是一声“谢谢”,心中就有一股暖流涌过。

每送一辆载满旅客的中巴车离去,我都会挥手和他们告别,心里默念着:“欢迎回家,疫情过后,我们浙江再见。”